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杨丽萍:名利都是附属品 舞蹈能让灵魂得到安抚-舞蹈基本知识

在浮躁的娱乐圈里,她远离尘嚣,骄傲、纯粹,而孤独;然而,这也让她拥有了一个与众不同的专属世界,开创了自由、生动的原生态民族舞蹈。这个热爱自然,特立独行的舞蹈精灵就是杨丽萍。上个周末,刚录制完《舞林争霸》的杨丽萍现身金钙尔奇在上海举办的“强韧主张成就‘金’彩人生”的主题现场,分享了她对孔雀的感情、对教学的态度,并告诫青年舞者不要为名利而去跳舞。

记者:您是跳孔雀而被观众所熟知的,可以说是孔雀造就了现在的您。孔雀在您心里有一个什么样特殊的地位?

杨丽萍:我与孔雀有很深厚的渊源,20多岁编的第一支舞就是《雀之灵》,孔雀给我带来的不仅仅是荣誉,给我的身心也带来了美好。孔雀和凤凰一样是东方的象征,是展现东方最好的题材之一,它已经成为我的信仰,在演绎的时候,我总是要求每一个动作都要做到神形合二为一,作为一个女性有幸来演绎东方的美丽,我愿意对它顶礼膜拜。

记者:你的艺术创作灵感都是来源于云南的村寨生活吗?

杨丽萍:生活中到处都充满着素材,我的创作灵感来自于大自然,只要走进自然,各种各样的题材就泉涌而至。太阳给予我们阳光和温暖、月亮给予我们宁静与祥和,哪怕是一只蝴蝶也有它曼妙的身姿,这些我们都可以用舞蹈的形式展现,来表达我们的感激之情。舞蹈家林怀民所创作的舞蹈也都是在野外,他在河床上的鹅卵石上大跳,寻找身体与地面的接近。

记者:民族舞的创作需要您经常深入民间去汲取灵感,在此过程中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杨丽萍:有一次在雪山上,我们的车子被陷进了雪地里,当时是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如果傍晚不离开,所有人都得冻死,于是我们就徒步走了几十公里。这也不能说是困难,准确地说应该是一次难忘的经历,徒步走的时候觉得是另一番体验。遇到任何事情,只要你不觉得它是困难、是刁难,把它认为是一种新的体验,就会感受到美好。

记者:您认为成为一位优秀的舞者应当要具备哪些品质?

杨丽萍:首先要热爱舞蹈,对于我来讲,舞蹈就是我的生命,是我生活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它表达了我对人生的体验和对生活的感悟。其次是美好的外形、舞感等等,舞者在舞台上的展示要神形兼备,任何人都追求美好的事物,美好的体态能更好地传达舞蹈的意境,体态很差会给人带来视觉上的污染。与此同时,最后还需要有强健的身体和坚强的意志,

藏族人能喝泉水、吃糌粑花三年的时间到拉萨去朝拜,靠的就是信仰的力量和坚强的意志。

记者:最近《舞林争霸》这个节目很火,您加入《舞林争霸》做评委出于一个什么样的初衷?

杨丽萍:最初我是比较排斥参加这种充满商业化、娱乐化的选秀节目的,当时我正在各地巡演,《舞林争霸》栏目组的工作人员极力想拉我进去做评委,我到哪儿演出,他们就跟到哪儿,他们说我作为前辈出现,会给参加比赛的舞者带来鼓励和信心,所以我就同意了。

记者:您已经做了几期评委了,感觉怎么样?

杨丽萍:满台都是街舞、国标、爵士这类国外的舞蹈,唯独缺少民族舞,让我很不舒服,因为我是这方面的代表,而且特别主张这种舞。在那里我会觉得不太适应,恨不得赶快逃离,但是没办法已经约定了,只能坐在那里。还有,我的点评可能大家不习惯,我不是去评价一个人跳得好还是坏,而是去营造一种感召,希望大家热爱舞蹈。每个人的舞蹈都有自己的个性,都是属于自己的,每个舞者都有各自的闪光点,舞蹈没有固定的模式,如果要去指导,去指手画脚,只会抹杀舞者的个性,所以我的角度是接纳、发现、感召。像小彩旗我基本不叫她这么跳那么跳,我发现她转圈特别好,特别有天赋,就尽量把她的长处挖掘出来,成为她的特点,不一定说要让她去跳孔雀舞。

记者:那您怎么看待选秀节目?

杨丽萍:有总比没有好吧,它为爱好者和梦想者们提供了一个展现自我的平台。

记者:选手在台上讲自己学舞蹈是如何的辛苦,以泡面度日等等,您怎么看待这种辛苦?您的舞蹈经历艰难吗?

杨丽萍:我的角度跟他们不一样,我认为舞蹈就是生活的一部分,是生命的需要。我从来不觉得舞蹈是一个职业,从来不觉得舞蹈有什么别的杂念,舞蹈是为了抒发感激之情,只给你带来精神上的享受,带来灵魂上的抚慰,是你需要跟上天有沟通的时候跳舞,是你需要让异性对你感到美好的时候你去跳舞,所以从小到大我都没觉得舞蹈会辛苦。

很多舞者把舞蹈当作换取名利的工具,当他跳了十几年、二十年没有得到他所想要的,就感到痛苦,就比较烦恼。就我个人而言,只要能跳舞,每天吃野菜、南瓜汤都是很美好的事情。名和利都是附属品,当静下心、心无杂念的好好跳舞,物质上的东西可能就随之而来。舞蹈真的是发不了大财,它跟收入、跟物质没有任何关系,我跳舞是为了精神和灵魂得到安抚得到寄托。

记者:如果生活都继续不下去了,还怎么去追求精神?

杨丽萍:我如果生活不下去了可以去种地,其实人一年的口粮没有多少。我们在家里种的粮食一年都吃不完,稻子、小麦、南瓜、芋头,我们家的葵花子都堆成山,只要你去劳动,就不会被饿死。

记者:您说外来的舞蹈充斥着国内的舞蹈环境,那您认为我们的民族舞如何寻求突破呢?

杨丽萍:我们传统的民间习俗就是人通过长时间的感悟创造出来的。比如彝族有一个左脚舞,特别有意思,每跳一会儿就要往左边歪一下,看着还挺好看,挺有特色的,它的创作就源于最初跳这个舞蹈的老艺人左脚是瘸的。我们的民族舞要传承,要保留,更要创新,寻求突破。比如像我跳孔雀舞,并不是去一味地模仿毛相和刀美兰,而是创造了我自己的舞蹈风格,无形当中不知不觉形成了自己的体系,这就多了一种色彩。再过一百年我的舞蹈好的话,值得留下来那就是一种传统,一种民间的文化。

记者:那您会不会考虑把您的舞蹈形成一种教学体系?

杨丽萍:这个慢慢来,是否可以去教育后面的人,是否对教育别人有价值,这还不一定。因为我现在还主要是表演和编舞,不过我也在思考是不是可以成为一种教学。现在的舞蹈界很尴尬,学校里教的都是模仿国外的教学,中国舞蹈界没有找到自己的教学体系,我们全是接纳,所以我的舞蹈看起来不一样,其实就是比较讨巧,艺术没有高低。

记者:您每次出现在公众场合的造型都非常别致,能否分享一下您的穿衣心得?

杨丽萍:衣服也代表着一种文化,我这个人喜欢从里到外装扮就是我个性的体现,是骨子里面透出来的一种主张。我喜欢民族的东西,时刻觉得自己是很传统的人,如果让我穿牛仔裤,或者穿别的服装我觉得跟自己很不搭,代表不了我的心境。大自然中的孔雀,就是特别注重自己外形的。

记者:其实很多女性很关注你,觉得你保养得特别好。你到底有什么保养的经验,让你看起来比同龄人要年轻很多?你有没有一个经验介绍给到大家?

杨丽萍:主要是注重饮食的均衡和身体的锻炼,女孩子可以多吃豆类、蜂蜜水、柠檬等等,一天吃三个以上的大枣,还有枸杞泡酒,木瓜泡酒。《本草纲目》上面都记载着有哪些该吃,哪些不该吃,怎样吃。还有要善待,要宽容,要和谐,这些无形的认知融化到身体里,就变得和蔼可亲。如果你不去注重生活,怒气冲天,这样气色也不会好看。其实我是个夜猫子,习惯晚睡,每天十二点才起床。

记者:还经常翻阅《本草纲目》?

杨丽萍:对,我厨房放有一本,床边也有,只要是经常到的地方都会放一本《本草纲目》。


关键词:郑州舞蹈中专学校郑州市戏曲学校郑州音乐中专学校 河南艺术学校3+2大专河南豫剧中专学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限于个人学习交流参考,无商业用途,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