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肖向荣:中国舞蹈市场缺少"经纪人"环节-舞蹈基本知识

按官方的对中国现代舞的解说来看,现代舞从吴晓邦老师开始在中国是已经走了60个年头。但如果从1995年北京现代舞团成立算起,如后又如雨后春笋一般的有了很多的舞团。如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北京当代芭蕾舞团,这样一系列跟国际接轨的舞蹈团来看,实际上年头也不短了,都有十几二十年了。在这十几二十个年头里,有很多舞团有自己的一套营销手段与市场,也有很多舞团入不敷出。在国家政策扶持舞团成长的今天,在中国舞蹈团体的运营手法与机制上来看,有成功的一方面也有亟需修改和进步的空间。对此,中国经济网记者采访了北京师范大学艺术与传媒学院舞蹈系系主任肖向荣老师。在采访的过程中,肖老师站在一个行业前瞻者的角度,横向的对比了国内舞团与国外舞团在营销手法和概念上的一些差异;纵向的肯定了中国舞团的发展与前景。

市场如何培育是解决舞蹈团体生存问题的首要

据中国经济网记者了解,北京现代舞团艺术总监高艳津子的现代舞剧《二十四节气·花间十二声》在国内连演3天,亏了200多万。此剧去年11月在北京天桥剧场首演,观众爆满,但依然入不敷出。面对这样的一个问题,肖向荣表示,现在的剧场分类很多。如演唱会一样的商演和剧场演出是不一样的。作为一个小众的产物和夹杂着个人审美的演出,是否需要很大的剧场?这是需要思考和运作的。如果没有一个好的营销方案来推动,只是一味求大,那么相应的效果也不会很理想。肖向荣举例说道:“去年我的《海子》在国家大剧院两场,上座率80%,但是我们一张票都不送,亲朋好友什么,铁面无私,你要来就买票。所以,我们基本上是持平,略有盈余。三天亏200万,这是一个多大的数字啊。”

面对舞蹈团体这样的生存问题,首要要解决的就是市场谁来培育的问题。肖向荣谈到:“在国外所有的舞团有一个很强大的后盾就是他市场营销的团队,他和整个的市场培育都是一体化的。在国外任意的的一个舞团都是这样的,他一方面有强大的基金会,第二他有整个的市场培育。”肖向荣谈论到了中国的云门舞团,云门舞团也是有他的市场培育和推广手法。云门舞集的每一个团,它的一团和二团都有不同的市场分工。由此可以看出,艺术家在创作作品的同时,他们也已经就考虑到这些市场因素,但是市场并不是决定作品的主要因素。肖向荣感叹道:“云门的舞蹈在纽约可以演,同样到台南乡下,在雨天里面,在晒麦子的广场,也给这些老乡们义演。所以是市场培育的问题。这里我想着重说一下,艺术家本身,你不走到民间去,不放下身段去真正地教会他们怎么欣赏,然后天天抱怨别人看不懂,没有意义。这是从创作者的角度来说的。”

从创作与受众的角度解读舞蹈市场

从作者在创作舞剧作品的方面看,肖向荣指出:“创作者要做一个合适于现在受众人尺寸的一身衣服,明明我们现在整个受众是一个小瘦子,个儿不高,你非要给他做一个非常庞大的衣服,当然就会显得很空荡,要到一个合适的比例才能产生好的效果与经济效应。”现在的舞蹈市场、话剧市场、音乐剧市场,甚至是电影市场都不可能跟演唱会这种商演来抗衡,受众不一样,而且规模和市场后续的力量都不一样。

从受众者的素质和欣赏能力来看舞蹈市场,肖向荣谈到,十年前确实是碰到很多人不理解什么是现代舞,因为观众都不知道现代舞是个什么概念。但是,现在大部分观众的素质都有很大的提升,因为新媒体时代到来观众大多都是可以认同的。包括后现代的话剧、戏剧小剧场的蓬勃,都借鉴了很多现代舞的东西,所以从受众群来说比以往要多很多。肖向荣欣慰的点点头说:“我觉得从数量和质量上应该是处于一个上升的趋势。”

现代舞就不是一个大众的东西。所以,它不需要获得那么多大众圈或者是大众文化应该接受的范畴。它就应该是一个小众的东西,但是它小而精。如果做得好,会永远把握这一小群人的视线。任何一个品牌都是这样的,有的是做大众的,有的就做高端定制,做的就是品牌,服装都可以分很多类,演出也可以这样。而剧场是一个公共平台也是一个大众平台,它需要接受整个大众审美的一个平均值,不是最低也不是最高,所以他要走市场,既然要说产业链,就完全进入一个产业链。但现在国内有很多现代舞团完全还没有上道呢,没有进入这个产业链去试图打开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

中国舞蹈市场的“经纪人”环节中断

社会上充斥了许多的舞蹈团体,而这些小的舞蹈团体如何在大风大浪中站稳脚跟是眼下最热议的话题。相比于十年前国家在政策上宽松了很多,国家对舞蹈团体还是给予了支持的。以前,很多剧目不能演的,现在都能演了,而且现在很多地方剧场也都开放了。肖向荣表示,一个团体能否生存还是取决于有没有经验去跟市场磨合与营销。舞团的推广团队、营销团队没有做到最好的推广与经营。“经纪人”这个重要环节在舞蹈团体与市场中间是断开的。

对于舞蹈团体的营销团体来说,在推广之前应该实际的做一些风险评估,歌剧、芭蕾、现代舞,或者后现代美术之类的艺术形式都是不可能成为流行文化或者大众文化的。肖向荣说:“如果想让舞蹈像二人转一样那么普及,就别做那个梦,就是管好自己一小群人。这就足够了,因为这个比例是很大的。”

在中国也有很多的舞蹈团体在找寻自己的出路。如中央芭蕾舞团、战友文工团、北京歌剧舞剧院等艺术院团联手专业公司来经营演出,保利剧院也是开启了剧场院线,在全国收购了十几家剧场助推舞蹈演出。这样就把产品的提供者和中间的推广者和演出院线的终端结到一块儿了,这就是市场化运作。肖向荣举例说道:“好比果农在地里种水果,中间有中间商管物流和整个包装和市场定位,那边到营销的直属店才能够卖得出去。”这才是一个真正中国舞蹈走向市场化的做法。如果单纯的艺考比赛拿奖、五个一工程、进京展演都不能从根本上推广这些舞团。只有完全进入了院线以后,真正让门票说话,让观众说话,这才是中国舞蹈进入产业化的一条路。


关键词:郑州舞蹈中专学校郑州市戏曲学校郑州音乐中专学校 河南艺术学校3+2大专河南豫剧中专学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限于个人学习交流参考,无商业用途,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