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舞林争霸》遭遇专业人士讨论-舞蹈基本知识

现代舞专业人士认为,因收视压力和时长限制电视并非最佳传播渠道

曹诚渊 现代舞编导 1979年在香港成立城市当代舞蹈团(CCDC),推广现代舞。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在国内开展现代舞推广工作,1992年出任广东实验现代舞团首任艺术总监,2005年创建北京雷动天下现代舞团,出任舞团总监兼艺术总监。被誉为“中国现代舞之父”。

王媛媛 现代舞编导 2008年创办北京当代芭蕾舞团,任团长、艺术总监。曾荣获保加利亚瓦尔纳国际芭蕾舞比赛、美国杰克逊国际芭蕾舞比赛、俄罗斯国际芭蕾舞比赛、上海国际芭蕾舞比赛最佳编舞奖,成为第一个赢得四次国际最佳编舞大奖的中国编导,被视为中国现代舞蹈的领军人物。

 

近日,东方卫视舞蹈真人秀节目《舞林争霸》的热播引起舞蹈界关注。一些现代舞编导认为该节目中的“现代舞”并没有传播真正的现代舞,对观众认识和了解现代舞存在误导倾向,即使有一些参赛节目确实是现代舞,其审美也并不高级。而参赛者表情夸张、动作单一、选用流行歌曲做配乐等成为被诟病最多的地方。早报记者就此话题采访了两位国内现代舞团的编导曹诚渊、王媛媛,听他们谈对电视与现代舞的理解。

 想在2分钟内出彩  参赛舞者表现形式趋同

因过度使用哭泣、痛苦、纠结等同类化的表演方式,《舞林争霸》中的部分舞蹈,让一些现代舞编导比较难以认同。在他们看来,这些痛苦的感觉流于表面,是为了表演而痛苦。常年在美国从事现代舞教学的舞蹈家王晓蓝评论说,一些舞者对现代舞的理解,还停留在上世纪80年代。王媛媛则指出,这些来自不同歌舞团的舞者,有的是民族舞或古典舞出身,并没有在现代舞团中历练很久,表演时保留着中国舞的夸张表情,带有戏剧性,与肢体表达脱离。他们舞蹈的用力方式也很像,表现形式有些趋同。

曹诚渊对这种表演显得宽容,“如果大家都是婉约或低调,只是展现舞者在台上静静走动,收视率怎么来?观众会觉得这样不好看。”舞者要想在2分钟内出彩,便会力争用动作和面部表情传递更多信息,当肢体动作已经达到极限时,就只能用面部表情来增加情感。因而夸张和煽情也就不足为奇了。但是,这种娱乐化的形式容易引导电视节目走向一种固定模式,舞者舞蹈路数的相似度不免变高。

“我不会说这不是现代舞,这到底是反映了我们今天这个社会的一个层面,他们只是把某一种风格的现代舞做了极端化处理。现代舞某种程度上会反映一个社会的状态,有什么样的社会就会有什么样的现代舞。”曹诚渊说。

作为《舞林争霸》评委的金星,也很反对这种脸谱化的表演,“我天天开玩笑说,别给我老跳那心绞痛似的现代舞。现在(的人)一跳现代舞,就要抓心挠肝,拍自己脸。其实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情绪,快乐或者幸福,都可以,不见得非要是痛苦。中国舞蹈需要建立舞者独立思考的方式。”

“美国版《舞林争霸》在美播出时,也引起很多争论。但真正在美国剧场跳现代舞的舞者不太会去批评这种节目形式。真正了解现代舞的人,会了解现代舞的多元性,他们不会为现代舞强制定性,只有欣赏不欣赏、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曹诚渊说。

用电视表现现代舞  收视和艺术性间存矛盾

在现代舞界穿梭30余年的曹诚渊,早在2008年便曾在湖南卫视明星舞蹈类节目《舞动奇迹》担任评委,所以比较清楚《舞林争霸》等真人秀电视节目的运作。在他的经验里,电视节目最重要的诉求是收视率,亦即能否吸引观众眼球,能否引起话题。

“电视编导其实非常了解观众的口味。他们会要求舞蹈根据观众的需要而设计,这也是为了保证收视率。”曹诚渊认为,电视的准入门槛不高,所有争议性的话题都转化为可量化的广告价值,并以此盈利,“这样电视就很强调选手背后的故事,把他一生都概括出来,说自己多苦、多喜欢舞蹈,但这其实跟舞蹈没有直接关系。”

电视看重的收视效果和艺术家追求的艺术性往往并不一致。电视和剧场、娱乐和艺术本就是两个概念。电视的快速消费决定了荧幕上的现代舞要短平快,这跟剧场用一两个小时来展现舞者的动作和心理大相径庭。剧场中的现代舞会释放出更多时间和空间,放慢速度细细做舞蹈,并由此做深度探讨。因此,电视并不是传播现代舞的最佳途径。真正了解现代舞的人,还是会选择去剧场观看。

 

现代舞应该坚持小众?电视普及获大众认可

对于《舞林争霸》中的舞者选择的配乐,舞蹈界人士也从专业角度进行了分析。《舞林争霸》中,多数舞者倾向选用流行歌曲配乐,其中有些来自选秀节目《中国好声音》中的音乐,这一做法的好处是明显的:观众耳熟能详,能立刻投入感情。

“选用流行音乐如果做得非常到位也可以,但当舞者没有找到真正的舞蹈个性,以及为何而跳舞,找流行歌曲就不太恰当。”王媛媛说,“流行歌曲因为有歌词,本身就有情绪的表达。采用流行歌曲容易使舞者沦为音乐的伴舞,让舞蹈流于煽情。”现代舞团在剧场演出中使用流行音乐的情况少很多,他们多采用古典音乐、现代音乐或专门为舞蹈创作的全新配乐。流行音乐本身的简短精悍,也并不适合动辄长达一两小时的剧场现代舞。

现在,越来越多的舞者选择在电视上表现现代舞,电视在为舞者提供获取名利的平台之外,也被普遍认为是普及现代舞的一个途径。对此,曹诚渊却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现代舞本质上是一种极端个人的艺术活动,观众群以小众为主,演出场地也都以小中型剧场为主,就像昆曲、京剧、古琴一样,并不能要求大多数人来欣赏,“就像以前说要在小学里普及京剧教学,那就只能把京剧简化才能普及,现代舞也是一样。”若要普及,传播者一定会把现代舞的门槛拉低。电视的大众性,和现代舞的小众性,从本质和源头上便有矛盾。

就算是受过良好教育的人群,能够对人体动作产生共鸣、对舞蹈艺术有特别感悟的观众,在国内外也是少数。“我们会推广艺术,但不会迁就观众。因为我知道,大部分人是进不去这个世界的,会慢慢淘汰。”曹诚渊说,现代舞虽然曲高和寡,并不代表它不重要,能够欣赏这种小众艺术的人,需要的是高深的教育和修养。虽然他并不天真地认为靠《舞林争霸》就能立刻增加进剧场的观众,但也不认为《舞林争霸》之类的舞蹈节目会对现代舞有伤害,“不懂的人还是不懂,懂的人就会知道电视是娱乐。我很乐意观察这种节目带来的社会反应。”

专业“挑刺”并不影响观众对《舞林争霸》的评价,持正面评价的人仍占多数。大多数观众认为,舞蹈只是一门附属艺术,现在仍存在于歌星背后的背景墙、活道具中,《舞林争霸》等舞蹈真人秀节目的出现,让舞者从“人后”走向“人前”。就像杨丽萍所说的,以往专业舞者都是关着门比来比去,可永远和普通观众隔得很远,这档节目对年轻舞者来说,正是适时展示的平台。相比寂静无声,能引起一些话题的舞蹈节目未尝不是一种尝试。虽然多数人(包括舞者本身)对现代舞的理解会有偏颇,但至少观众都会开始询问,什么是现代舞?这种询问能让人知道,在音乐类比赛节目各自混战的时代,还有具有可看性的舞蹈节目存在。因此,实在不必对舞蹈节目苛求太多。


关键词:郑州舞蹈中专学校郑州市戏曲学校郑州音乐中专学校 河南艺术学校3+2大专河南豫剧中专学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限于个人学习交流参考,无商业用途,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