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不谈情,只跳舞-舞蹈基本知识

《舞林争霸》之后,是《舞出我人生》,这个蛰伏了许多年的“舞林”仿佛在一夜之间苏醒。那些原本隐匿的泰山北斗们在2013年,忽然统统重出江湖,金星、杨丽萍、黄豆豆、周洁、方俊、刘岩等等。倾巢而出的背后,是对这个“舞蹈时代”的长久渴盼,有喜有忧的各路“舞林盛典”为观众展开了一幅另类的画卷。

   文 毛予倩 图 资料

   跳跃,可以很多种

   黄豆豆说:“舞蹈不是一个人的事。”这似乎是舞蹈界以往的瓶颈,从国内各大舞蹈比赛走出来、最终又坐上评委席的方俊对此也颇有些心理活动。在他看来,以往国内关注的舞蹈,以团体表演为主,“因为他们是代表团体出来比赛,赢了,也是团体的,输了,也是团体,那么对他们本人其实不是影响很大。”大约是因为这个原因吧,过去的很多年里,国内的舞蹈演员很难“跳”出来,有人抱怨怀才不遇,有人以为珠玉蒙尘。

   甚至,在很多时候,国人都举不出主流的舞蹈类型有哪些。金星在《舞林争霸》头一回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中国的舞蹈“陪衬”做了太多年,“老百姓觉得舞蹈可能就永远是个陪衬,永远是个画面的堆积,在各个大型晚会上没什么东西,拿舞蹈演员凑一下子。”

   这样的陪衬,应该做够了。

   于是,我们在《舞林争霸》的舞台上看到了现代、爵士、国标、芭蕾、街舞等等,甚至还有原生态的,不说有些跳法,国人没见过,就是已经源远流长的美版里,也未必尽数呈现,这大约就是金星所说的“泱泱大国,怎么可能缺少舞者”。

   原来,跳跃的方式有这么多种,国内的电视观众因为频繁出现的舞蹈节目,终于有了开蒙的机会。而眼花缭乱的舞蹈,难免带来甜蜜的忧愁:看得舞种多了,高下立见这件事就变得极难。

   莫说观众比不出个子丑寅卯来,就是专业评委本身也会有分歧。方才落下帷幕没多久的《舞林争霸》中,金星和杨丽萍就曾掀起过一场“战争”,问题只是杨丽萍犹豫着不知如何下决断,因为“他们都不认同的东西,我却很赞赏”,而金星却希望能够当机立断。事后,金星也说:“其实舞蹈没法比。中国这么大,南北幅员辽阔,这么多,56个民族,你能说谁舞蹈是最棒的?”争执不过是百花齐放的另一种表述而已。

   最后的最后,杨丽萍在《舞林争霸》总决赛上透露,她招揽了一个早早就在炫舞阶段被淘汰的选手至麾下,可见,舞蹈这东西,本来就是多种多样,彼之砒霜,也可能是我之蜜糖。这大约是遵循了国际惯例的,在欧美舞蹈界,从来没有舞蹈好坏之分,只有异同的分别。

   有容乃大,中国的舞蹈也已到了这个令人欣喜的时刻了。

   再看看正在央视一套热播的《舞出我人生》,尽管舞蹈种类以国标为主,但若不是这一场盛事,恐怕观众还分不清,国标原来也有恰恰、桑巴、牛仔等等的区别呢!

   用心,原来这么美

歌唱比赛当道的头些年,选秀歌手们最常拿来阐述的故事,恐怕就是不被理解,说到煽情处,令人潸然泪下的。然而,知晓“舞林”的艰难困苦之后,才知道,幸福总是相似,不幸总是各有各的不幸。“舞蹈演员的整个心态,或状态,大家是了解很少的,除了练舞蹈的孩子们的家长以外,没有什么人清楚。舞蹈之外的人,对舞蹈演员是怎么想的,这一群人是怎么生活,他们是不了解的。”金星的肺腑之言,道出一个事实:舞者的疼痛,以往的确少有人关心。

于是,也很少有人知道用心的舞蹈是比晚会上流水线生产的那些更美的。好在,《舞出我人生》里的“追梦人”或许各有欠缺,但唯一不漏的,就是那颗使劲的心。如此,才让观众有机会见识一下,什么才是“舞蹈”,而不仅仅是团队操。

廖智是令大家感佩的存在,作为《舞出我人生》的“追梦人”之一,她的故事是让舞蹈更令人动容的。五年前,曾是舞蹈教师的她在汶川地震中失去了女儿、婆婆和赖以起舞的双腿。在《舞出我人生》第一期节目中,廖智和杨志刚的一支《废墟中的重生》让看过的观众无不动容。赛前花絮中,当镜头扫过廖智残缺的双腿,很多人都无法想象她还能跳舞,就连杨志刚在和她练舞的时候也处处小心,仿佛她是一个摔不起的“瓷娃娃”。廖智经历了那场令所有人深深铭记的灾难,但她劫后重生,就像那支舞一样,在命运的捶打下重新站了起来。

对于舞蹈,廖智有着不同寻常的热爱。在《舞出我人生》中,她付出的要比常人更多。练习时,要不停地去擦汗,把假肢取下来,把硅胶套里的汗擦干净,才能再继续。而她觉得,如果舞蹈能感动人,这样的付出是值得的。在这次的灾区的救援经历后,她说:“我想我更会通过舞蹈来传递一些很正面的讯息,而不是一些很挣扎很纠结很扭曲的。从舞蹈方面来说,我可能会更加去表现生命的积极,生命本身很美好的一面。”

用生命跳舞的廖智自然感动了《舞出我人生》的观众,微博上,“最美女舞者”一度成为热词,说的就是这位汶川地震的幸存者在5年后又成了雅安地震的志愿者。她翩翩起舞的时候,台下的评委们也为之动容,普通观众虽不能了解她的技巧几何,但都能感受到舞动的魅力。

正如陈小春在《舞林争霸》里说的:“有的舞者,他跳得不好,跳得一点没技巧,但是他有用心跳舞给我们看,那个是很难得的。”技巧之余舞者固然重要,要提升到艺术层面,自然还需要心意,以往,国内的观众却太把前者当做重点了。

舞蹈,也仿佛歌唱,音飙得再高,没有用心,也是不会好听的。而2013年,逐渐活跃在众人视线里的那些舞者们,他们有着不甘的信念,终是用情多于用技的。

   剧目,不止《天鹅湖》

   “舞蹈这个艺术门类,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好像跟其他的艺术门类比起来,永远是弱势的。”作为《舞出我人生》的评委之一,黄豆豆如实地告诉记者,只是,在国外,舞蹈毕竟还是自成一派,有为数不少排得上号的艺术家,而在国内,舞林似乎总是更加落寞。

   然而,有一种演出却是屡见不鲜的,那就是古典芭蕾的经典剧目——《天鹅湖》,如果还要有后来者排队,那就再算上一个《胡桃夹子》吧。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古典芭蕾的经典程度显然是很具有可看性的,“那是几百年下来,各个不同的舞团、顶尖的舞者通过多少次练习和演出打磨出来的。”黄豆豆说,经典自然有它的理由,而他自己也在打磨原创舞剧的道路上行走着。

   “我最近一直忙于自己创作的舞剧,在《舞出我人生》之前,还在香港演出,我觉得舞蹈就是这样,需要不停地打磨,比如,在某一个环节上,一开始,我会有一些迷茫,找不到好的方式表达情绪,但可能有一天,随着演出次数的增加,我突然悟到了,原来还可以这样。”黄豆豆一再强调,舞蹈是需要耐性的,而很多国内的观众,以为看过了一两出古典芭蕾舞剧就算是了解舞蹈了,又或者看过一次演出就不愿意再碰触第二次,这样很容易错失了舞蹈多元的美丽。

   而在向来心直口快的金星眼里,国人把《天鹅湖》奉为唯一是很危险的,“很多城市的观众喜欢《天鹅湖》《胡桃夹子》之类的古典芭蕾,陶醉于优雅、漂亮的动作中”,因此并不“好奇”地去发掘不同的舞蹈形式,哪怕是现代芭蕾也是如此。金星说,现代芭蕾有的是纯粹的精神,只是力量、节奏的爆发。可惜很多人看不懂现代芭蕾,这一点从演出的时候常常会冒出的迟疑掌声就能看出来。尽管,越来越多的电视台愿意给舞蹈一次机会——《舞林争霸》和《舞出我人生》只是一个开端,不少卫视已在酝酿新的舞蹈节目,但舞蹈的平台还是不够宽阔,至少每年演出的舞剧并不太多,大家都在期许一个更开放的“舞林”,杨丽萍也说:“这些专业舞者啊,关着门比来比去,可是永远和普通观众隔得很远。你看我们民间的舞蹈,舞者是在宽阔的草地上、宽阔的田野上去跳舞,大家都参与,大家都跟着,大家都来感觉。”

   那么,让舞蹈,来得更猛烈些吧!

   编舞,有待开眼界

   在欧美,一个成熟的编舞比一位专业的舞者更值钱,因为有灵气的编舞,他们的艺术生命是非常惊人的。而在国内,《舞林争霸》和《舞出我人生》两档节目已经让众人意识到编舞对于舞蹈的重要性。

   一个舞者一生能有多少机会跳上编排完美的舞蹈呢?其实,并不太多。“好的歌者,如果没有好的歌曲基本上是废掉的。帕瓦罗蒂一辈子就唱那么几首歌,他为什么不换歌,因为那个歌好,老百姓爱听,观众爱听,买账。”《舞出我人生》的评委席上甚是温和的杨丽萍,说起编舞这件事,就滔滔不绝起来,甚至有些严厉,歌者的处境在她看来是可以同理可证于舞者身上的,“一个舞者,就算所有的条件都有了,你没有好的作品就废了。”

   国际上,编舞的人才就是不可多得,在国内,要找到优秀的编舞更是难上加难,很多时候,国内的舞蹈节目,看上去是民族的,却实实在在没有了自己的模样。“在中国,我们古典舞里面充斥了很多芭蕾的东西,有些动作几乎是照搬的。比如她跳的是杨贵妃,但她的动作是《天鹅湖》里面的动作;那个跳的是一个陕西农民,但他的腿抬得跟芭蕾王子一样,穿的却是一个对襟的衣服,这都是问题。”杨丽萍说到国人的编舞,很有些痛心疾首。

   而金星也认为,编舞应该开阔眼界了,“好像现代舞只是跳痛苦的那一部分呀,就是表现自己的心。要不我天天开玩笑说,别给我老跳那心绞痛的现代舞。现在搞的一跳现代舞,就要抓心挠肝,要拍自己脸的。其实我可以表达各种各样的情绪,快乐,或者幸福,都可以,不见得非要是痛苦。”

   另一方面,比起不受重视的舞者,国内编舞的待遇甚至更糟,在“舞林”风生水起的2013年,这个问题也被推搡着进入了观众的视野。善于编舞的方俊,就因为评委席上的率真,还没有得到观众应有的、对编舞的理解。《舞林争霸》和《舞出我人生》中,很多舞蹈的编排都是由方俊完成的,这是编舞匮乏的现状,却也是他能力的表现。

   两档节目中,方俊一直受到种种质疑,甚至有人列出了他的“八大罪状”,作为一个一心扑在舞蹈上的编舞,方俊就有些不乐意了:“我很生气,舞蹈节目做到现在,有70%的好作品都是我的创意,我从来没有说过。但有些人就喜欢含沙射影,把节目跟歪风邪气搞在一起,怀疑这个怀疑那个,好像不贿赂导师导演就出不了头一样。”

   面对网络上的口水骂战,方俊从未在微博中进行回应:“我不回应是因为我堂堂正正。那种无缘无故、道听途说的怀疑,真是可怜、可悲、又可恨!”作为节目的艺术总监,方俊一直活跃在舞者中间,帮助每一对舞者创作、修改作品,使得他们以最美的形态呈献给观众。“我的整个身心都在舞蹈里,没时间去犯所谓的‘八大罪状’。我就想把舞蹈做成主流,让观众承认舞蹈。如果不了解情况,大家凭什么质疑我,说我黑!”

   终于,当方俊再站到《舞出我人生》的舞台时,不少网友开始对他表示理解:“听说《舞出我人生》节目,方俊出了不少力,又要做评委、又要编舞,挺不容易的,就别再黑他了。”


关键词:郑州舞蹈中专学校郑州市戏曲学校郑州音乐中专学校 河南艺术学校3+2大专河南豫剧中专学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限于个人学习交流参考,无商业用途,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