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国家大剧院首届舞蹈节 曲高未必和寡-舞蹈基本知识

为期一个月的国家大剧院首届舞蹈节在上周末落下了帷幕。对于舞蹈迷来说是一次难得的机会,能在家门口集中看到一批不同类型的高水准舞蹈演出。此届舞蹈节上,共有13台30场来自世界各地的舞蹈精品节目参展。本报组织了60名读者观看了其中六台演出。最终,法国舞蹈家希薇·纪莲领衔的现代舞集《六千英里之外》以总分92分夺冠,观众给予了这位目前世界身价最高的芭蕾舞者最多的掌声。

尽管舞蹈在一般观众心目中,欣赏门槛较高,但此次国家大剧院舞蹈节通过高质量的演出与一系列艺术普及公益活动,让舞蹈逐渐走进观众之中,曲高但不和寡。

希薇·纪莲名副其实的“第一腿” 希薇·纪莲因能轻易摆成“六点钟”姿势,而被誉为“世界第一腿”。在现代舞集《六千英里之外》中演出了威廉·福赛斯的《排练组合》和马兹·艾克的《再会》。《排练组合》是对古典芭蕾的拆解与重构,在保留芭蕾动作的同时,剔除芭蕾的抒情成分,对力量与精确度要求极高,纪莲高超的技巧得到全面展示。这个作品中忽明忽灭的灯光效果也颇具深意,舞台的时空感被破坏殆尽,舞者仿佛在一个抽离的时空中与自我,乃至永恒的孤独对话,哲学意味甚浓。在马兹·艾克的《再会》中,纪莲塑造了一个憨厚可爱的女性形象,同时表现出日常生活里的诙谐与诗意。 同一周,希薇·纪莲又带来了另一部作品新古典芭蕾《玛格丽特与阿芒》。该剧是浓缩版的《茶花女》,全剧仅长30分钟,编舞家弗雷德里克·阿什顿将焦点集中在玛格丽特与阿芒之间的情感戏。结尾处理与原著不同,玛格丽特死在了阿芒的怀中。

约翰·诺伊梅尔 忠实于原著的《茶花女》 舞蹈节上另一部《茶花女》是约翰·诺伊梅尔为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编导的将近三个小时的三幕舞剧《茶花女》。 前年年初,汉堡芭蕾舞团的《茶花女》曾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但其实编舞大师诺伊梅尔最初是为斯图加特芭蕾舞团编导了这部舞剧。与原版《茶花女》一同而来的是舞团中的11位首席演员,他们在三天的演出中相继亮相。这版《茶花女》非常忠于原著,诺伊梅尔以他戏剧性的编排用舞蹈的方式讲述了一个曲折缠绵的爱情故事,尤其是戏中戏的处理十分精彩。

谭元元、许芳宜、阿什莉·鲍德 芭蕾与现代舞的“穿越” 《穿越——三个女人的舞蹈》是国家大剧院首次舞蹈作品委约创作的尝试,国家大剧院与英国伦敦赛德勒斯·威尔斯剧院、北京晓星芭蕾艺术发展基金会联合制作了这台节目。这台演出由8个现代舞和现代芭蕾的作品组成,其中三部新作《今时往昔》《寻找光明》和《2乘2》都是世界首演。其中,谭元元、许芳宜、阿什莉·鲍德三位女舞者都奉献了精彩的演出。

■ 对话 认识最经典 新京报:这次大剧院首届舞蹈节,反响非常好。但也有观众说,看不懂现代舞,这点你怎么考虑? 陈平(国家大剧院院长):有时候,很艺术的作品老百姓不一定能接受,比如现代舞。但现代舞终究是在世界上很重要的一个舞蹈品类,这种情况下,我们就有责任适度推广,即使票房不会像传统芭蕾舞那样高。在舞蹈里,芭蕾舞、现代舞、民族舞是三大类,前两类比较大众,现代舞相对年轻化、小众化。这次,我们请来的全部是名团,我们先把现代舞里那些最经典的东西拿来,让观众认识。我相信有一天,现代舞逐渐会有人喜欢。

沈伟 首次回国演出大获成功 华人编舞家沈伟将自己舞团的内地首秀献给了舞蹈节。此次他带回的是两部经典旧作《春之祭》和《天梯》。《春之祭》采用了双钢琴版的音乐,通过舞蹈画面细腻呈现出音乐的肌理,动作彰显理性之美。作为一个2003年的作品,可看出当时的沈伟已非常成熟。而《天梯》则是他2000年在纽约的成名之作。这个作品中,舞者在台上缓慢地行动,舞台画面犹如被凝固住的时间,舞蹈中的圣洁之美令一些观众感动落泪。

毛罗·比贡泽蒂 用肢体倾听古典乐 舞蹈节上还有另一个版本的《春之祭》,是意大利阿岱舞蹈团首席编导毛罗·比贡泽蒂的作品。相比沈伟的版本,阿岱舞蹈团《春之祭》则着力表现了音乐中的仪式感和画面感,“祭”的感觉十分浓烈。

除了《春之祭》,还上演了比贡泽蒂的另外两部作品《宛若呼吸》和《罗西尼卡片》。《宛若呼吸》选用了重新编曲的作曲家亨德尔的音乐,整支舞蹈保持着一种自然而然的呼吸感。而在《罗西尼卡片》中,比贡泽蒂则试图用舞蹈去挖掘音乐家罗西尼更感性的一面。


关键词:郑州舞蹈中专学校郑州市戏曲学校郑州音乐中专学校 河南艺术学校3+2大专河南豫剧中专学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限于个人学习交流参考,无商业用途,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