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教育资讯

浅述舞蹈服饰在民族舞蹈中的运用-舞蹈基本知识

摘 要:本文通过舞蹈服饰的革新、运用和发展,更加明确舞蹈服饰不仅是提升舞蹈作品内涵的包装品,也是遮盖弱点,突出优势的点睛之笔。  关键词:舞蹈服饰 民族舞蹈 相融性 

一、舞蹈服饰的革新 

如果概括民族舞蹈服饰的艺术特征,最主要的可以说是服饰被舞蹈化。 

舞蹈化,即指民族盛装受以人体动作为主体话语的舞蹈特征限制,所首要和必须发生的艺术变化[1]。为了能多层次、多视角和立体化地表现人类丰富的精神世界,舞蹈艺术总要最大限度地开掘人体动作的各种表现潜力;比如对人的头部、胸部、腰部、四肢、手指乃至脚踝、脚背和脚趾等的多种活动可能性,及其表现性的挖掘与把握;对人体肌肉运力线条变化所暗含的细腻表情性的捕捉与揭示;以及对随人体动作而婆娑起舞的服饰动感所显现出的精神韵味的利用与开发等。由此,决定了舞蹈服饰必须具备“轻装上阵”、有利于动作和扶助动作表情的艺术特征。 

因此,在整体上以“减法”为主、在局部上又“加法”并用,是一切舞蹈服饰设计,尤其是民族舞蹈服饰设计所必须遵循的基本原则。比如头饰,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藏族,在民族服饰中,藏族妇女戴的头饰上满缀着货真价实而又醒目壮观的大宝石,但在民族舞蹈服饰头饰里,其重型材质的大宝石不仅兑换成材质轻盈的代用品,而且在数量上也由原型中的几十个锐减到几个或者一个。同样,在饰品佩戴上,民族舞蹈服饰也总以材质轻盈的饰品和简约的饰品佩戴方式,来取代盛装原型饰品的重型材质和沉冗堆积的饰品佩戴方式。比如我们大多数舞蹈中的头饰都是用简单的夹子固定即可,节省了为了佩戴饰品而浪费的时间。 

在服装面料上,民族舞蹈服饰更是常常将盛装中那些质地粗硬厚重的面料换成质地柔软轻薄的面料。而在鞋子上,把僵硬笨重的厚皮靴或毡靴换成柔软轻巧的薄皮靴或布靴等,在民族舞蹈服饰的靴履设计制作中极为常见。这点在我们舞蹈生活中也是很常见的,比方说男生在练习藏族舞蹈是穿的藏族靴,就是材质轻盈的软皮靴,极大地减轻了舞蹈时脚步的重量。 

在服饰上,主要从服装的衣料用量上对民族盛装做“减法”处理。例如:男子群舞《奔腾》,它的舞蹈服饰中,则是将蒙族袍原型的袍摆衣料做消减设计,以使长过膝盖的袍摆缩短至腰胯部,来消除它对舞者腿部动作技巧及其表现张力的妨碍和遮蔽。事实上,这种消减衣料的设计,可以使得肢体动作在简约的服饰包装下得以相对的凸显和放大,舞蹈动作更加生动鲜明。 

“变形放量”,在服装设计中是一种减法设计呈逆向的加法设计[2]。它是充分利用服装面料余量的随动性,对民族盛装的某些局部做变形和放量设计。例如:蒙古族舞蹈《蒙古人》,有着大量的舞动裙摆的动作。针此,该舞服对原型蒙古袍的直筒式袍摆进行“变形”,使其成为喇叭式裙摆的同时,又做超大的放量设计,乃至其裙摆水平展开时能达到360度,甚至超过360度,更利于舞蹈中的大幅度动作。 

二、舞蹈服饰的在民族舞蹈中的运用与发展 

大量优秀民族舞蹈服饰的设计证明,那些最具有民族服饰特色的服饰语言,往往作为民族形象的“点睛”之笔,出现在民族舞蹈服饰的设计中。因此,民族舞蹈服饰对民族盛装典型服饰语言的选用,不在多而在精,而在以民族服饰典型服饰语言定位舞蹈的民族形象同时,能够最大限度地方便、衬托和扶助人体动作的表情。并且,在舞蹈作品形象的框架约束下,在时代精神的审美光焰照耀下,以及在“弃旧创新”艺术规律的动力下,这些民族服饰典型服饰语言,在参与民族舞蹈服饰的设计中,也处于时用时新的艺术态势。它们即成为民族舞蹈服饰固守其民族形象的基础标记,又成为民族舞蹈服饰设计“推陈出新”的主要对象。 

藏族三人舞《牛背摇篮》,它的舞蹈内容,重笔书写了与牛嬉戏玩耍的藏族少女那活泼天真、烂漫无邪的生活情趣。其浓郁的藏族传统生活气息,约定了少女服饰对上述服饰语言的设计运用,也较趋于藏族服饰的传统。即使对藏袍款式做消减设计,如去其衣身、缩短袍摆,使之成为超短迷你式小喇叭裙的同时,只留两个袍袖作为藏袍穿着习俗的象征符号,饰于后腰等;但它们在整体外观视觉效果上仍较接近于传统藏袍。 

而藏族舞蹈《藏女》与《牛背摇篮》不同,它是对具有现代生活气息的藏族知识女性读书情怀的表达。只见她手持书本,时而遐想,时而憧憬……整体动作形象充溢着开放而浪漫的气质。除了她的头饰是用更加简练的一枚宝石代之外,上下一体的藏袍款式被演化成为上下断开的衣裤式。这种大胆创新的和极具现代美感的、同时又不走失藏族服饰基因的新款服,因为与作品塑造的现代藏族知识女性形象十分合拍,而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舞蹈作品《雀之灵》,它是著名舞蹈家杨丽萍自编自演的舞蹈经典作品,在舞蹈中,她那神奇空灵的手臂动律以及那婀娜多姿的身姿造型让很多人感到惊叹、折服,而她身上所穿着的舞蹈服饰,也仿佛暗含着它所具有的话语。《雀之灵》这个舞蹈具有上身肢体主动与多动以及下身肢体协调与少动的动作特点,紧扣这些特点,《雀之灵》服饰在款式造型上,设计成A型吊带式紧身衣及地连衣裙。其紧身的吊带式,使演员的上身肢体得以大面积的裸露;其长及地面的裙摆,又将演员下身的肢体全部遮蔽。这种上开放下封闭的对比式样,与舞蹈上动下静的舞态特征息息相应,使演员灵动的双臂,获得一种“特写”的视觉效果,这就将观众的视线牢牢锁定在演员上肢的动作亮点上。 

在色彩和面料的运用上,《雀之灵》舞服大面积的有着温润光泽和朦胧飘渺话语的白纱长裙与小面积的无光泽白布吊带紧身衣,在皎洁的舞台灯光照映下,为杨丽萍灵雀般的舞动濡染上一份白若天仙的梦幻。装饰上,衣服胸前简约的V形银饰与它呈倒V形裙摆上银色孔雀羽尾图形亮片相呼应,既张扬了演员那挺拔舒展的身姿,又强化了演员那婀娜秀美的舞姿,而且还使舞蹈形象具有一种清丽与华美的格调。 

  参考文献:  [1]张琬麟.舞蹈服饰论[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8  [2]蒋述卓.宗教艺术论 [M].暨南大学出版社,1998 


关键词:郑州舞蹈中专学校郑州市戏曲学校郑州音乐中专学校 河南艺术学校3+2大专河南豫剧中专学校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搜集或网友推荐,仅限于个人学习交流参考,无商业用途,如有不妥或侵权,请联系删除!